这几天温度开始像塔塔的毛一样飞起来了。
落地窗外面蝉叫得很厉害,滋儿哇——滋儿哇——
高中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租房住,窗户外几乎没什么蝉鸣,可能是被吃干净了。即使这样夏天也足够嘈杂了,一百块钱一个月的单间,坐北朝南临街,呼啸而过的汽车与摩托,无数同层住户的家长里短,公用水房的洗菜声,以及隔壁家的蟑螂窸窸窣窣地爬过。

我不讨厌夏天。
蝉鸣未必是夏天。
空调,冰西瓜,才是。

评论
热度(18)

南大古

©南大古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