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梦中的他们本没有面孔,我只记得雪白的躯体交缠。我曾吻过女孩柔软的脸颊,也曾与男孩纤细的十指相扣。我和她,我和他,我和它,或者他和她,他和他,他和它,她和她,她和它。在光怪陆离的影像里我们无法分清彼此,爱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评论(8)
热度(151)

南大古

©南大古
Powered by LOFTER